谁是比利时历史上最出名的球员?此人应当选 他的影响力堪比贝利

开头语:如今的比利时足球正处于历史上最黄金的时期,2015年,比利时男足国家队历史性地登上了世界第一的宝座,2018年世界杯,比利时男足又创造了比利时足球在世界杯赛场上的历史最好成绩,这支球队中的核心阿扎尔与德布劳内必然会被比利时足球铭记,尽管比利时足球并非足球历史上的超级强国,但是也诞生了包括希福,瑟勒芒斯以及威尔莫茨等超级球星,加上现在的阿扎尔,德布劳内等人,算得上人才济济,但是,要是单论影响力的话,恐怕这些球员都比不过让-马克·博斯曼,他对于足球的世界的影响力堪比“球王”贝利,让足球世界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影响力恐怕是连贝利马拉多纳都难以匹敌的。

或许单纯的说博斯曼,你对这个名字会有点陌生,但是如果在博斯曼后面加上“法案”两个字,相信对于任何一个看足球的人来说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了。尤其是现在金元足球兴起,很大程度上正是得益于博斯曼法案的推行。在足球场上,比利时球员博斯曼效力过的最顶级的球队,不过是比利时豪门标准列日队。但是,在球场下博斯曼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带给足球世界的变化和影响是相当巨大的,让足球世界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我们上面说的一样,这种变化是足球历史发展到现在任何一个球员都没有办法达到的,所以我认为如果要评选比利时足球历史上最有名的球员,那么博斯曼应该是首当其冲的。我们今天就来看一下博斯曼对于足球世界的影响究竟有多么大?

为了捍卫自己的权益,博斯曼最终却一无所有1990年博斯曼因为和比利时球队RFC列日队的合同到期被强行降薪60%,而想转会到法国的敦刻尔克俱乐部,但是敦刻尔克无力支付烈日队提出的转会金额而作罢。

而就在这件事情发生的一年之后,欧盟成立正式被提上了日程。自由的市场经济主义思想逐渐在欧洲兴起,两年之后,欧盟正式成立。但是,起初的创始国只有六个国家,这个时候的欧盟急需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将自己标榜的自由市场经济迅速推广,博斯曼的这个时间恰恰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欧盟的初创六国当中,比利时与法国都在其中,而博斯曼当时正是想从比利时的标准列日队转会到法国的敦刻尔克敦,这也为博斯曼最终能够赢得这场申诉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在接受了法律咨询之后,博斯曼在1990年的8月份就把标准烈日队和比利时足协告上了法庭,而且1992年1月,博斯曼更是将官司达到了海牙的欧盟法院,理由正式俱乐部不放自己转会,违反了欧盟“关于欧盟各国公民有权自由选择居住地和自由择业的《罗马条约》”,在1995年12月15日,法院做出了有利于博斯曼的裁决,事实上也就是承认了博斯曼这次争取自己权益的合法性,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很多俱乐部球员都希望能够等到合约期满后自由转会,至此刻开始,球员在与俱乐部的关系当中占据了主导的优势地位。

此后,博斯曼并未前往敦刻尔克踢球,他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因为官司的事情不仅仅耗费了他大量的精力,博斯曼本人也被视为“背叛者”,让很多俱乐部对他避之不及,最终只能在几家小俱乐部厮混完余下的职业生涯。退役后,博斯曼失去了稳定的收入,只能靠政府的失业救济度日。因为打官司以及后来生活的潦倒,博斯曼的婚姻也宣告破裂,他的妻子领着女儿离开了他。

尽管在日后的采访中,博斯曼直言自己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即便时光倒流,自己依然会坚持当初的行为。但是,博斯曼的这个行为虽然让足球世界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对于他自己以及比利时足球来说,帮助似乎并不大,甚至还是副作用的。

博斯曼本人就像我们上面说到的那样,成为了各俱乐部眼中的“瘟神”,没有人愿意再给他提供好的踢球机会,而比利时足球联赛本身也是属于小联赛,联赛当中一些实力比较不错的球队,原本在欧战当中还有一些竞争力,但是因为博斯曼法案的影响,他们也无法留住自己的好球员,本身比例是由是一个移民国家,球员对于俱乐部的归属感就不是很强,这使得比利时联赛的球队彻底沦为欧洲二流。到现在为止,我们甚至很难看到比利时联赛的球队能够出现在欧冠的小组赛当中,即便是到了欧冠的小组赛,也会像今年的亨克一样沦为其他对手的“提款机”。

贫富差距拉大,足球世界建立起严格的“等级制度”本身博斯曼法案的初衷是希望能够让处于弱势地位的球员得到更多的权益,彰显欧盟倡导的“自由、平等、开放”的思想,反对强权社会。欧盟本身就是由法国率先倡导的,法国也是诞生最多思想家的国家。这些思想家的主张,无不都是倡导“自由,平等”,打破严格的等级制度的。但是,博斯曼的初衷或许是奔着这个思想去的,可是在它发展的过程中,却背离了这个初衷。

我们可以看到,随着博斯曼法案的推出,很多小俱乐部的球员不再愿意去培养自己的俱乐部进行续约,球员希望的是在合约到期之后可以以自由身的方式转会到自己心仪的豪门,拿到更高的工资。这让小俱乐部丧失了自己的核心球星,其竞争力远远无法与传统意义上的四大联赛的豪门相抗衡。

其实,自从80年代中期开始,欧冠的影响力逐渐扩大,从1982英超阿斯顿维拉夺得欧冠开始,一直到博斯曼法案实施之前,欧冠赛场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在这期间只有AC米兰曾经实现过卫冕,而诸如象布加勒斯特星、贝尔格莱德红星这样的东欧与南欧的非传统意义上的足球强国俱乐部,都能够去夺得欧冠的冠军。借助欧冠足球的影响力,足球在欧洲开展的可谓是的如火如荼。各家俱乐部,尤其是一些足球并不是很发达国家的俱乐部,也愿意在足球事业上投入更多,资源相对平均化,其实这个时间的足球发展与后来欧盟所倡导的自由、平等的这种思想是想吻合的。

但是随着博斯曼法案的推出,以四大联赛为首的欧洲顶级豪门对于球星的吸引力越来越大,资源也变得相对集中,在之后甚至出现了“G14”这样的超级联盟,他们甚至想单独成立一个没有升降级的联赛,将更多的利益把控在自己的手中,足球世界也从此建立起了一个非正式的等级森严的制度。类似于皇马巴萨拜仁这样的超一流豪门,他们把持着世界上最好的球员。

在博斯曼法案之后,欧冠很少出现类似于布加勒斯特星、埃因霍温这样的黑马欧冠冠军了,博斯曼法案之后,只有波尔图一家俱乐部曾经以非四大联赛俱乐部的身份拿到过欧冠冠军,黑马想要创造奇迹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了,而即便是偶尔有一些比较不错的黑马出现,比如16—17赛季的摩纳哥,17—18赛季的阿贾克斯,他们也迅速会被各支顶尖豪门给挖空。

所以,博斯曼法案最初可能是想彰显公平公正的思想,将资源尽量平均分配,让处于弱势的一方能够得到同样发展的机会,但是,很多事情你只能够控制它的开始,却不能够控制它的发展,足球世界发展到今天,豪门的优势越来越明显,中小俱乐部的发展越来越难,足球世界已经演变成了一个强权的世界,这些都是博斯曼法案所带来的。

青训逐渐被忽视,揠苗助长的情况越来越多还记得25年前博斯曼法案前最后一个欧冠冠军吗?那支阿贾克斯人才济济,但是,在夺冠后的短短4年时间里,当年参加决赛的首发十一人有9人被挖走,剩下两人在4年的时间里退役,这其中大部分的球员都是阿贾克斯自家青训培训的。

那些重视青训的小国俱乐部因为没有强大的金钱实力支撑,不得不面对凭借优秀的青训培养出了有实力的球员也没办法将球员留下来为一线队效力的局面,自由转会大大伤害俱乐部青训的利益,更加伤害了小俱乐部青训培养人才的热情,从此这些没有实力的小俱乐部投身足球的意义不再纯粹,他们仅仅是希望可以在这个“弱肉强食”的足球世界里可以继续生存下去,至于梦想,连面包都没有了,哪里还有梦想?

除了损害了小俱乐部的青训热情之外,博斯曼法案的推出对于年轻球员的成长也并不是很有利。虽然透过青训转卖球员也能够换取资金,但是这样的周期太长风险太大,因此很多俱乐部迫不及待的将心智和身体还未完全发育成熟的球员推出出去,以便在他最高光的时刻卖出最高的价格,获得最丰厚的回报,但其实这样对于球员的发展并不是特别有利。

这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多特蒙德,尽管克洛普在2010—2012年打造的那支多特 在联赛里压过了拜仁,但是从经济实力上来说,多特无法与拜仁相抗衡,因此他们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就是从全世界网络年轻球员,踢出一两个赛季之后再高价转卖。发达的球探系统让多特的这种战略得到很好的发展。诸如登贝莱桑乔这样的球星让多特受益匪浅。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的是,像登贝莱这样的年轻球员显然无法适应顶级豪门的生活,玩心过重的他,因为过早的进入成年职业队受到了金钱的诱惑,他最终的发展可能很难像我们期待的那样高光,而类似于登贝莱这样压苗助长的例子,在现在的足球世界中还有很多。

而博斯曼损害的不仅仅是中小俱乐部对于青训培养的热情,让大俱乐部也不愿意再花时间与金钱放在自己的年轻球员身上,他们更愿意用更多的资源去购买成品球员,这样风险低回收周期快。这几年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巴塞罗那,拉玛西亚被誉为世界青训的典范,但是,在2012年之后,再没有一个拉玛西亚的球员能够在巴萨的一线队站稳脚跟,这就是最好的例证,像是皇马更是将自家的青训队打造成有中下游球队的“超市”。

因此,博斯曼法案的推出,不仅伤害了小俱乐部投资足球的热情与初衷,也让大俱乐部不再愿意将自身的资源放到青训当中,而对于利益的追求趋势,很多的俱乐部让心智与身体发展并不好的年轻球员过早的进入职业队以换取丰厚的转会费,对于年轻球员的发展本身也是不利的。

利益成了足球追逐的唯一你为什么会喜欢足球,为了梦想,为了兴趣,或许当初某个球星在球场上的某个瞬间,让你彻底爱上了足球这项运动,从此,你立志成为一名职业的足球运动员,并且为此不计回报不计成本的投入,很多球星能够功成名就,正式验证了我们说的一句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是,在当今的足球世界中,这样的现象已经越来越少了,而博斯曼法案首先摧毁的就是忠诚。

“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绝对的忠诚,只是让你背叛的代价不够而已”,这句话或许说的有些极端,但是,却也并非不无道理,而在博斯曼法案推出之后,人们发现足球世界的忠诚根本就是一纸空文,在利益面前它显得一文不值。

2001年坎贝尔拒绝续约球队8万周薪的合同,赛季结束后通过自由转会法案坎贝尔去了同城死敌阿森纳,拿到了当时英超最高的10万周薪的合同。自由转会让“一人一城”的故事显得更加困难,当然,足球世界依然有杰拉德,托蒂的这样的典范,但是更多却是坎贝尔这样的例子。

另外,正是因为博斯曼法案的推行,让更多的高水平球员可以集中于某一个联赛或者是某几支球队当中,这从侧面也提升了足球比赛的整体的观赏程度,毕竟集约主义永远要比平均主义更有利于促进某某个行业的发展,这就是我们所现在经济中所倡导的:行业发展要垂直化要聚焦,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某个行业的顶尖。这一点在足球世界中也得到了印证。所以说,博斯曼法案并不是完全意义上都是副作用的,他除了为球员争取到一些合法的个人权益之外,对于足球观赏性的提高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博斯曼法案打开了金元足球的大门。面对转会费、球员薪水以及球员的签字费等问题,非专业出身的球员通常都会有专业的经纪人来处理这些金钱问题,这让类似于门德斯,拉伊奥拉这样的经纪人的知名度丝毫不亚于顶级球星,他们的影响力也正在逐渐增大。当然,凡事都有两面性,一些卑劣的球员经纪人会欺骗年轻人或他们的父母,自己能帮助小球员获得更好的成长或有更好的前途,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据统计,大约有58%的经纪人所签下的球员仍是那些活跃在业余队或学校里的年轻球员,足球是一项高淘汰率的运动,职业球员算得上足球金字塔顶尖的人,真正能够靠足球吃饭的又有多少呢?

博斯曼法案推动了足球的商业化发展,顶级俱乐部用挥舞的支票将崛起过程大大缩短,强者更强,高水平球员的集中为球迷带来了水平更高的足球赛事,但是博斯曼法案之后欧洲足坛再也回不到那个百花齐放的时代。

写在最后的话:博斯曼法案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博斯曼法案对于足球发展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这其中有好的影响,也有坏的影响,站在不同的角度,我们可以给予这个法案不同的解读。它让球员站在了与俱乐部平等的地位,甚至出现了类似于C罗与梅西这样的“特权球员”。不管怎么说,博斯曼法案是一个是符合发展潮流的改革,即便不是博斯曼,相信随着欧洲经济共同体的成立,足球世界也会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只是时间可能会往后推迟几年,这是一个不可逆转趋势,博斯曼只不过是提前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而已。不过诸如波斯曼法案所带来的弊端已经非常明显了,如何去利用更加完善的法律法规来保护足球运动,让它恢复到之前的那份纯粹,或许才是球迷最希望看到的。那么大家对于博斯曼法案是什么样的观点呢?你认为博斯曼法案对于足球运动的发展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欢迎大家在留言区内写下你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