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官方语言那么多 国脚们是如何交流的?

腾讯体育7月3日讯 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埃利斯-帕尔默提出疑问:在世界杯的赛场上,比利时国脚们是如何进行语言沟通的呢?

众所周知,同队队友在足球比赛中的语言沟通,是非常重要的;此外,场边的主教练也会频频通过喊话的方式,来给球员发出最新的战术安排。“那么,对于比利时这样一个官方语言极其多样的国家来说,他们的国脚们在球场上到底是如何进行沟通的呢?”

大家都知道,比利时的官方语言为荷兰语、法语以及德语,然而有接近该国国家队的消息灵通人士曾经放出话来称,最近几年,“欧洲红魔”更衣室内的那些大牌球星们“既不说荷兰语,也不说法语、德语,而是讲英语”,“在比赛中他们也用英语来进行交流和沟通,上周四欧洲红魔在对阵英格兰的小组赛第3轮比赛中,该队场上球员的这一做法,就让英国媒体惊到了”。BBC分析指出,比利时群星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他们不希望表现出自己对于某种官方语言的“特别情感”,不希望因此而在国家队内部引发裂痕和矛盾。

在比利时国内,大部分人都是讲荷兰语,少部分人讲法语,讲德语的人只占非常小的比例。这样的语言差异,在比利时国家队内部也得到了充分的反映。比如说,球队中场组织核心德布劳内出生于根特,他就是讲荷兰语的比利时国脚;而进攻核心大阿扎尔则来自于瓦隆地区,他本来是讲法语的比利时人。曾几何时,比利时国家队内部派系林立、极为不团结,这也是该队虽然实力出众、但就是无法在国际大赛中取得好成绩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中,维尔马伦和维特塞尔同时出席了某场新闻发布会,当时维尔马伦讲荷兰语,维特塞尔讲法语。随后,比利时足协的一位新闻发言人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今后他们将“分别安排讲法语、荷兰语的球员出席新闻发布会”。

很多国家都有民族多样性的特征,然而各民族“分裂”成比利时这样的,还真是不多见。在这个欧洲国家里,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语言来划分的,从政党到学校,再到新闻媒体、期刊杂志,都是如此。此外,比利时国内还有大量的新移民,这些人既不讲荷兰语、也不讲法语,因此英语在该国也有巨大的生命力。

在本届比利时国家队中,就有很多移民后裔,这直接导致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堪称是语言天才。比方说,出生于安特卫普的主力中锋卢卡库,便能够流畅的使用荷兰语、法语、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以及斯瓦西里语等6种语言;而球队队长孔帕尼也能用5种语言与任何人交流、沟通。当然,很多来自于法语区的比利时国脚只会讲一种语言,他们甚至连荷兰语都不会说。

中场悍将费莱尼便是来自于比利时的法语区,目前他效力于英超豪门曼联。当年,红魔名宿菲尔-内维尔曾经在英国独立电视台(ITV)的一档节目中明确表示,费莱尼是他所接触过的“英语说得最差劲的足球运动员”。

苏桑尼-范霍伊米森是英国广播公司(BBC)驻比利时的特约记者,他是一位讲荷兰语的比利时人。范霍伊米森曾经明确表示,在比利时国家队,虽然几乎所有国脚都听得懂法语,“然而讲英语无疑是非常‘安全’的,因为这种语言能够被所有人坦然的接受,可以说是一种‘中间地带’。实际上,无论是比利时足协还是比利时国家队,都应该重视对于英语的使用,因为这么做能够平息国内‘重视荷兰语还是法语’的争议,进而能够化解掉很多完全没有必要的麻烦。”

实际上,比利时国家队并非唯一一支本国官方语言众多的国家队。举例来说,瑞士的官方语言有4种,分别为德语、法语、意大利语以及罗曼什语,该国的官方语言种类,比比利时还要多1个。

拉蒙-维加曾经在1993年至2001年为瑞士国家队出战国际比赛,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道:“语言的不同,的确是会造成球队内部的分歧。当年,讲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的瑞士国脚们互不来往,吃饭的时候也永远都是各自围坐一桌。时任瑞士国家队主教练的罗伊-霍奇森用法语进行球队训话,不过当与某位球员单独进行交流时,这位英格兰老帅也会使用该名球员的语言。实际上,当时那些瑞士国脚们,相互之间都能够听懂对方说什么,但是如果你希望自己发出的信息能够被充分接受,那么你就必须要随时切换自己的语言。”

可以肯定的是,虽然瑞士国家队内部可以勉强接受多语言并存的情况,但是比利时国家队中绝对不行。对于这个问题,巴塞罗那庞贝法布拉大学的民族主义专家克劳斯-尤尔根-纳格尔非常有发言权,该名专家对记者说道:“虽然瑞士是一个多官方语言国家,然而每个语区都愿意接受瑞士这个国家的概念。但是在比利时,‘国家’的概念是存在争议和分歧的。比如说,在弗兰德,很多人都把自己视为是佛兰芒人,而不是比利时人。”

一切事物都有两面性,多民族、多语言共存,或许会给比利时队、瑞士队带来某些问题,但是对于单个儿球员来说,多掌握几门语言绝对不是坏事。维加便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说道:“我依然记得,当我刚来到伦敦(加盟托特纳姆热刺)的时候,我根本听不懂队友们的伦敦腔。不过掌握多门语言,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特别是当我来到一个全新的国家工作、生活的时候,这些语言就能派上大用场。而且学习语言的过程,也让我变得更有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