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语言政党掐架 语区争端下比利时走向何方?

4月26日,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二世决定接受莱特姆首相领导的内阁集体辞职。据悉,比利时将于6月提前举行大选,以确保7月1日能够顺利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

比利时的这次政局动荡于4月22日初现端倪。由于荷兰语政党与法语政党围绕选区划分问题的谈判破裂,荷语开放自由党宣布退出目前的5党执政联盟。此举使得比利时首相莱特姆领导的联合政府在下议院150个议席中仅剩76席,很难继续有效施政。

在比利时定居多年的华人时先生告诉记者,语区的划分在该国“非常明确”。初到比利时,朋友首先向他介绍的就是语区的划分和各种注意事项。他说,荷语区和法语区的人民之间似乎存在互不信任的心理,两个区的政党更是常常相互攻击、矛盾重重。在政治选举时,这种区别尤其明显,讲法语的人投法语政党的票,讲荷兰语的人投荷语政党的票。

在与布鲁塞尔大区接壤的区域中,布鲁塞尔、哈尔和维尔沃德3个选区的情况尤为复杂。这3个选区中,讲荷兰语的佛拉芒人占了大多数,但还有10多万名讲法语的瓦隆人杂居于此,每逢政客想方设法争取选民投票时,语言引发的矛盾就显得格外突出。上世纪60年代,比利时曾规定,在这3个选区内的佛拉芒人投荷兰政党的票;瓦隆人投票时,既可以投法语政党的票,也可以投荷语政党的票。这一方案对法语政党来说是有利的,因为他们可以从荷语区中获得一些选票。荷语政党自然对此不满,要求在这3个选区停止瓦隆人的选择权,让其只能投荷语政党的票。围绕这个问题,比利时政党之间的斗争一直没有停止且愈演愈烈——从2007年6月比利时联邦议会选举开始,由于双方迟迟不能达成共识,比利时9个月内都处于无政府状态,直至2008年3月才勉强组阁成功。如今,两党对此又展开了激烈的谈判,但问题仍未得到解决,还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比利时王宫之前发布的公告表明,比利时现在发生政治危机不合时宜,不仅会严重损害比利时的经济与社会发展,而且会影响比利时在即将到来的欧盟轮值主席国任期中发挥作用。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比利时国王接受了莱特姆的辞职并将提前举行大选,但法语和荷语政党如果不能展现政治智慧,力争弥合在重要问题上的分歧,比利时政局不稳仍将持续,而这是比利时全体国民都不愿看到的场面。比利时瓦隆区的一些政治家甚至认为,这场危机是佛拉芒区试图分裂比利时的阴谋。比利时蒙斯大学政治分析人士皮埃尔·维卡特伦也发出了“比利时可能正在步入分裂”的警告。

对此,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赵怀普对本报记者说,欧洲国家的政治体制相对比较完善,语区间斗争也并非近来才出现的新问题,此事应该不会引起太大动荡;一直以来,比利时各政党在欧洲政策问题上的分歧不大,即便比利时再出现什么政治问题,应该也是局限在国内政策上,不会对欧盟产生太多影响。此外,还有专家认为,设立欧盟理事会常任主席一职的本意就是要逐步削减轮值主席国制带来的低效率,身为“欧盟总统”的范龙佩在新首相上任之前将拥有更多的施政机会。

事实上,比利时的语区分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欧洲地区语言问题的一个缩影。因此,此事在欧洲引发了大规模的民间讨论,很多人把关注的焦点投向语言问题。BBC记者约翰·代蒙德说,虽然政府可以强制打破各语区的分离状态,但问题的关键却是不同语区的人民拒绝放弃语言差异。他认为,在这一点上,整个欧洲也是如此。一直以来都有人提倡在欧洲使用通用的语言,但事实上这很难实现。“语言是很难改变的,这不仅仅是一种交流方式,还关乎一个人对自己的身份认可,对自己民族记忆的坚守,甚至比民族舞蹈和传统节日都要重要。”

代蒙德的意见获得了很多欧洲人的支持。他们认为,无论如何,语言的多样性一定要保持。法国网友Move Any Mountain说:“拿破仑把法国几乎所有的少数民族语言都毁掉了。如果我们如今还想要保护巴斯克语、加泰罗尼亚语以及斯洛文尼亚语的话,他绝对不是一个好榜样。”Elke回应道:“语言的灭亡就是世界的灭亡。每种语言都有其隐含的精华所在,俗语和成语的差别反映了我们在思想上的差异。”

但是,也有人对此持不同的意见:“在不久的将来,新技术会允许你对着手机讲各种不同的语言,并马上将它翻译出来,语言障碍正在消失。”Junior表示:“与其在使用英语、法语、西班牙语或者德语的问题上纠缠不休,我们还不如停止争论,去学习和使用一种易掌握的世界语。”对此,一位语言学家表示,从保护语言的多样性的角度看,多语言是无可厚非的,但在现实层面,语言的多样性确实会在政治和社会文化方面引发一些问题。如何从中寻求平衡,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