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真的没油了……

此处所说的不是前阵子法国超市货架被抢购一空的食用油,而是关乎到人们日常出行的燃油。

尽管当天政府发言人奥利维尔·韦兰(Olivier Véran)就紧急站出来辟谣:

即使是在午夜,北部-加莱海峡省(Nord-Pas de Calais )的加油站也都是酱紫的。三分之四的车站要么是空的,要么是关门的,而那些开着的要排队等待三个多小时……

您的浏览器暂时无法播放此视频.这里是巴黎Parmentier的Avia加油站,燃料危机是真实存在的!这是所有排队的摩托车,汽车排在自行车道上。

您的浏览器暂时无法播放此视频.这里是杜埃市(Douai)ELeclerc的加油站,现在是夜里11点半,等待时间为两个半小时,好在人们尚有耐心。

欢迎围观昨晚大巴黎94省阿尔克伊(Arcueil )市加油站的排队盛况

在阿拉斯(Arras),这个加油站已被政府征用,只能用于紧急服务(消防员、卫生人员等),由警察检查,不对个人开放,该措施一直持续到下午6点。

但如果你住在北部,那么恭喜你,你的寻宝地图明显大了好几倍,因为比利时欢迎你。

当然,这跟法国北部居民去比利时买烟图便宜完全不同,他们此时纯属被逼无奈,才会开着快没油的车跨境去加更贵的油。

没错,比利时的油价贵过法国,同样是一升燃油,在比利时要多花10到20欧分,所以通常来说,都是比利时人屁颠屁颠的来法国加油的。

但是,风水轮流转,在加不到油的现在,法国人宁愿多花钱,也不想感受自己油箱空空如也的恐慌感:

“我已去过了朗斯(Lens )的所有加油站,全都停止服务了。事实上,没有更多的汽油了。在杜埃(Douai)和周边城镇也是如此。我们必须来到比利时才能加满油,这令人难以置信。”

没办法,有些人可以坐公交交通去上班,可有些人别无选择,比如出租车司机,卡车司机……

昨天,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们都集中在了穆斯克龙的一个加油站,直接把比利时人给吓到了。

“我,说的就是我,我是六辆排队加油的车中唯一一个比利时人,这太神奇了。”

“还有我,本来我还是去法国买汽油的,但我被迫又被开回到比利时,因为那边油站到处都是空的。”

就连加油站的工作人员Jean-Philippe Odou都表示没见过世面: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我在这里工作了两年,这么多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不过,这种现象是从本周开始的,我担心如果继续下去,我们也将在几天内耗尽燃料,供应商可能无法跟上需求。

其中法国南部几乎没有受到影响,法兰西岛、罗讷河谷、诺曼底和香槟-阿登大区局势紧张。

本周三的时候,上法兰西大区委员会主席泽维尔·伯特兰 (Xavier Bertrand) 就表示:

我们有部分校车已经无法运行,法铁SNCF对仍然使用柴油运行的火车的储备量大概只有六到七天的能见度,油是真缺。

我们不能谈论短缺,因为燃料马上就来,更大的进口和流量重组加强了供应,我们只需要让物流重新开启即可。

不过,老百姓在加油站加不到油可不是说说就能掩盖过去的真相,这种情况很快产生滚雪球效应:

有车的人们开始疯狂寻找燃油,哪怕他的邮箱是满的,也会冒出“我得囤货”的心理,这就会让原本就紧张的状况迅速恶化。

故事还要从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能源(Total Energies)说起。

15天前,这家法国石油巨头拥有的五家炼油厂中的三家开始进行罢工,罢工的主要诉求是:

于是,位于勒阿弗尔郊区的诺曼底炼油厂开始连续几天减产,而它是法国八个燃料生产基地中最大的一个,拥有22%的炼油能力!

除了它,还有很多小一些的炼油厂也都开始跟进罢工的步伐,比如罗讷河口省的拉梅德(La Mède)生物精炼厂,敦刻尔克附近的弗朗德燃料库,埃克森美孚集团(Exxon Mobil)的两家法国炼油厂等等。

尤其是道达尔能源能给出50欧分这么大折扣的加油站(政府补贴30欧分,经销商折扣20欧分)自然会有无数人排队加油。道达尔能源的一位发言人也证实:

好吧好吧,老百姓最想的不是追究是谁的锅,而是油价还会不会涨?啥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油价的主要决定因素的每桶石油的价格,它是有世界价格的。过去几天里,我们并没有看到油价飙升的情况。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本周三,欧佩克+(OPEP +,石油输出国组织的13个成员国及其 10个合作伙伴 )决定减产以支撑油价,这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虽然石油桶价距离今年2月乌克兰战争开始时的峰值(约130美元)还很远,但最近一直在缓慢上涨,昨天每桶售价为93美元。

我们会通过额外的后勤手段重新恢复供应网络,从长远来看,没有燃料耗尽的风险,因为我们有库存,而且我们正在定期进口。

没办法,石业发言人Olivier Gantoi必须出来安抚一下群众:

从11月1日开始,政府给的燃油补贴将从每升30欧分降至10欧分。同一天,道达尔能源给的折扣也会从20欧分降至10欧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