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飞新剧《苏里南》:一口气浪费三个影帝

一口气刷完6集网飞新剧《苏里南》,发现自己第一次对“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有了这么痛的领悟。

在《苏里南》刚发布阵容的时候,所有观众都闭嘴惊艳:这阵容,属实不可思议。

一部电视剧能集齐三个影帝:河正宇、黄正民、张震,再加上朴海秀(《鱿鱼游戏》《机智的牢房生活》)和柳演锡(《机智医生生活》),左看右看,想扑街都难。

如果你和我一样,是冲着河正宇和黄政民打开《苏里南》的,那你的心情或许会很复杂。

豆瓣虽然目前还未开分,但有意思的现象已经出现——短评区已经割裂为两种形态。

《苏里南》作为毒枭题材的作品,又背靠真实的犯罪实录,如果剧情的bug少一些、台词写得再好一些、整体再精雕细琢一些,也不至于让人如此矛盾——冲着影帝不忍心打低分,但违心打高分又委屈了强忍几个小时看完无聊犯罪故事的自己。

河正宇扮演的男主角姜仁久,是一个普通市民,有一个信教的老婆和一双儿女。他为了养家糊口,在驻韩美军基地旁边开了一家歌厅。结果他在歌厅和警察发生冲突,歌厅难以为继,只好和发小一起出国寻找新财路。

发小告诉他,南美洲小国苏里南有许多没人买的鳐鱼,这些鳐鱼走私到韩国能赚一大笔钱。为了全家人能过上好日子,姜仁久选择出海。

到了苏里南才发现,海外走私不是那么好做的。当地华人黑帮头子陈震(张震饰)听说有韩国人走私海鲜,闻风而来收取高价保护费。姜仁久走投无路时,想起来之前在当地教堂认识的韩国牧师全耀焕(黄政民饰),这个神父来头不小,人脉广能力强,是个狠人。

于是牧师非常仗义地替同胞姜仁久出头,姜仁久、全耀焕、陈震第一次坐下来谈判。

果然,全耀焕不是个普通传教的,一番话术操作下来,连华人黑帮头子陈震也服软了(甚至还当场送了他们一瓶茅台)。

本来好好做着海鲜走私的生意,结果海关查到了姜仁久的货船上有大量可卡因,还没来得及解释他就被关在了圣马丁监狱,全部身家都泡汤了。

正绝望的时候,韩国国情院(国家情报院)找到了狱中的姜仁久,给了他一个出狱的机会:做卧底。

原来全耀焕和陈震的真实身份,并不是传教和开中餐馆那么简单。他们分别是当地最大的两只黑帮力量,互为对手。

全耀焕表面是笃信上帝的牧师,实际上是一位阴狠的韩国毒枭。早年间他在韩国从事贩毒生意,和政府官员勾结,被通缉后逃到了苏里南。

他倒也没辜负苏里南在南美洲的战略位置,继续做着当地的毒品交易。靠着嘴皮子上的忽悠功夫,甚至能和苏里南总统称兄道弟。

除此之外,他还靠宗教组织募集了一大批信众,反手再通过毒品控制无辜的信徒。

表面上满口仁义道德、上帝爱世人,实际上他是纯正的杀人不眨眼的底层流氓,贪欲全都腌入味了。再搭配黄政民丝般顺滑的演技,全耀焕这个人物可以说是全剧最生动的一个,也对应了剧名“毒枭圣徒”(Narco Saint)。

而相比于全耀焕,张震的角色陈震有些色厉内荏。全耀焕控制着当地可卡因的供应链与销售,陈震对应的控制着,二人分庭抗礼。

他是唐人街话事人,掌控华人黑帮的资源。惹毛了他轻则挨打,重则砍手砍脚。剧中唯一一个较为震撼的镜头,是张震拿着电锯处刑叛徒,并且将尸体挂在了唐人街的牌楼门口。

直到这时,男主角姜仁久才发现自己从一个平平无奇的卖鱼佬,卷进了苏里南最大的毒贩势力漩涡中。

韩国国情院相中了姜仁久这个素人,给他提供了毒品和现金,让他在监狱里贩毒,引起也在服刑中的全耀焕下属的注意。这些都是为了让他能渗透进全耀焕的组织内部,诱导全耀焕把可卡因卖到美国去。

只要可卡因进了美国的领土,那么根据美国法律,就可以审判全耀焕。所以姜仁久要做的,就是引蛇出洞,并且获取信任,不让千年老狐狸全耀焕起疑心。

在这个过程中,姜仁久屡次处于被怀疑的危险位置,又一次次化险为夷,最后在庞大的毒品利益面前,全耀焕放手一搏、选择信任姜仁久,把自己成功搏进了监狱。

其实,《苏里南》的故事就是这么简单,放在20年前的香港电影里,花2个小时就说完了:

素人变卧底——毒枭和卧底之间的猜忌与惺惺相惜——关键时刻利用“天时地利人和”化险为夷——最终毒枭落网,卧底返家,圆满结局。

唯一出彩的地方,就是河正宇与黄政民之间的对手戏。但如果你看过两位影帝的巅峰作品,就会明白这部剧里只是正常发挥而已。

姜仁久作为被全耀焕重点关注的、严重可疑的合作对象,甚至还被后者软禁在别墅里,结果后续情节中,姜仁久依然能开着车在苏里南到处乱跑,明目张胆跑到唐人街找陈震讨论如何杀掉全耀焕。说好的派手下监视他、跟踪他呢?

作为韩国国情院卧底的姜仁久,在全耀焕的别墅里和国情局警察打电话讨论作战过程,大步流星,心态平稳。卫生间、阳台、走廊、泳池边,他举着小手机无数次大声密谋,生怕毒枭看不出来他是个卧底。

姜仁久甚至还不小心目睹了全耀焕的地下组织,他就光明正大地站在窗外,那么多人,愣是没有一个人发现他。

好歹全耀焕也是当地著名大恶人,只手遮天,甚至能动用军队。却被主创强行降智,全程蒙在鼓里,塑造得像个傻白甜似的。眼前放着一个不够信任的合作伙伴,却只在他的房间安,如果在手机和车里都安上,那这部剧起码剩下一半的故事都不用再讲了。

观众不会替主角害怕或紧张,这就丧失了最大的代入感。反派像傻子,卧底也挺坦然,一丁点胆战心惊的姿态都没有,“戴着脚镣走钢索”的氛围都没营造出来,观众又何必害怕呢?看个乐子得了。

姜仁久一个普通生意人,因为货物里被全耀焕偷放了可卡因,结果货没了、钱没了、人坐牢了、兄弟也被杀了。按理来说,报仇是第一动机。

当国情院找到姜仁久合作时,这份仇恨如何推动成“赴死的决心”,影片中并没有太多刻画。作为普通市民的姜仁久,面对潜入毒枭内部、还要做他的亲信这件事,应该如何表现他的犹豫和恐惧,我们并没有看到太多内容。

河正宇演技很好,这毋庸置疑,可是能给他呈现的文本并不多,除了和国情院打电话,就是和毒枭打电话,全程只记住了他的滑盖手机。合理怀疑是剧本有瑕疵。

一旦人物动机不稳,就会导致人物立不住。即便后期剑拔弩张,枪都抵在脑门上了,观众也很难与他共情,更别提为他感动了。

有观众说了,有生之年能看到这几位顶级演员同台飙戏,就别要求太多了。这一点我不敢认同。

正因为影帝同台来之不易,看到演技被浪费在粗糙的剧本上,作为他们的影迷才更加惋惜。

当然,和大部分国产流水线烂剧比起来,这部剧已经很优质了,背靠背350亿韩元,不华丽都说不过去。

但从逻辑出发,显然不能这么对比。全世界最优质的创作公司,加上影帝的阵容,应该对比的是同等水平的作品。

豆瓣已经有不止一条短评认为,一个2小时体量的电影就能说明白的故事,没有必要拉成6集的电视剧。

韩国导演尹钟彬也并非技艺不深。他的电影《特工》《坏家伙的全盛时代》拍得都不错。但和网飞牵手之后,多少有些水土不服。

《苏里南》的英文剧名叫做“Narcos Saints”,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网飞曾经的荣光“Narcos”系列,豆瓣评分全部9分以上。

没想到在这部剧里,《苏里南》自己送上门来,借黄政民的台词主动在剧里cue到了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巴尔。

以至于大结局的时候,观众已经分不清对这位魔头应该投射什么样的感情。身无分文巴勃罗已经料到自己时日无多,漫步在他从小长大的麦德林大街,买了一个冰激凌,像孩童一样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他见到了已经死去的表弟古斯塔沃。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他已经逃了太久,这就是他最平静的时刻。至今回看这个镜头,依然会让人流泪。人性就是这么复杂,一个恶贯满盈的顶级毒枭,也是一个好儿子、好兄弟、好爸爸。

且不说《无间道》或者杜琪峰的《黑社会》系列,近几年的《扫毒》与《门徒》也明显更专业一些。卧底这方面的事儿,香港电影早就研究透了,如今我们依然能在老港片里找到手心出汗的紧张感。

导演尹钟彬在韩国的土地上,能拍出很有质感的作品,这依赖于文化环境的滋养。但是面对网飞这样全球性的流媒体,在流量加持的同时,也会在不经意间损失韩国电影电视剧最宝贵的气质。

“喜欢黄政民的,重刷《新世界》或《当男人恋爱时》;喜欢河正宇的,重刷《追击者》;为河正宇张震二搭而来的,重刷《呼吸》。”